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财联社5月6日讯(记者林坚)“上市时间这么短就被ST,比较少见,还因为违规担保被ST,更是罕见。”有资深保代向财联社记者感叹道。

5月6日,在5日停牌后复牌的紫晶存储变身*ST紫晶,正式来到退市边缘。而该公司于2020年2月26日才于科创板上市,上市时间刚2年出头就响起退市预警信号,速度如此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紫晶存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主要是因为该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财务报表审计报告。今年4月30日,紫晶存储发布2021年年报,其实现营业收入4.58亿元,同比下滑6.69%,归母净利润亏损2.29亿元,同比下滑379.8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16亿元,同比下滑251.45%。

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图为紫晶存储2021年年度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财务报表审计报告

回看紫晶存储,确实是一家问题重重的“年轻”上市公司。

先是今年2月,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再是3月13日,公司的自查公告显示,其于2021年3月至2022年3月发生多笔违规担保,金额高达3.73亿元,其中一笔1亿元质押债务已被划走,随后也有存单质押相继到期。据财联社记者最新了解到的情况,截至目前,紫晶存储已披露16笔违规担保,除了一笔解除质押及冻结,尚有15笔违规担保未解除或存在资金已经被划扣的情形。

若说违规担保是紫晶存储的一个切面,反映出该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疏漏,那么上市之后业绩“大变脸”则是该公司严重的隐患所在,这直接反映出该公司经营存在问题。记者注意到,对于2020年年报,审计机构就对紫晶存储年报发表了保留意见。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投资者对于上述种种“劣迹”愤怒不已。据悉,今年3月15日,上海金融法院正式受理投资者诉紫晶存储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该案系首例涉科创板上市公司的证券欺诈责任纠纷案,原告认为被告紫晶存储的虚假陈述行为导致投资者出现经济损失。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许峰最新告诉财联社记者,就在5月6日,又有部分紫晶存储投资者索赔案获得上海金融法院诉调立案。Wind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结束,紫晶存储在册股东有18258名。

证监会及上交所对于紫晶存储这样的问题企业并不姑息。除了目前证监会的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上交所也多次向紫晶存储发去问询函。

财联社记者梳理后发现,最早是在2021年该公司2020年年报披露前后,上交所向该公司发去3次监管问询,其次就是今年3月13日、3月17日、3月23日、4月18日、5月5日,因违规担保以及2021年年报业绩变脸,上交所向该公司发去五次监管问询。期间,上交所对紫晶存储相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个线上论坛内,投资者除了控诉紫晶存储及其相关责任人,该公司保荐机构、督导机构中信建投也是声讨的目标。针对违规担保事项,中信建投已分别于今年4月6日、4月12日、4月19日、4月26日及5月5日披露核查意见,依据各份意见可知,从坐实紫晶存储违规担保到督促公司要求被担保人尽快偿还债务,中信建投积极履行事后督导工作,但与此同时,也间接反映了中信建投及保荐代表人事前督导不到位。有券业人士分析称,紫晶存储走到这一步,中信建投或难辞其咎。

公开资料显示,紫晶存储保荐代表人是刘能清与邱荣辉,二者为紫晶存储提供持续督导工作。4月8日,中信建投两名涉事保荐代表人被上交所监管警示与批评。

上交所指出两名保荐代表人存在两大违规行为,一是未有效督促公司建立健全内部控制,未能有效识别并督促公司披露违规担保事项,相关持续督导意见不准确;二是未能充分核查公司货币资金受限情况,相关核查意见不真实、不准确。

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图为上交所对于中信建投两位保代的纪律处分决定书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上述两位保代除了紫晶存储,还共同保荐了奥比中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IPO首发项目,该项目已于2021年12月7日过会,但在今年1月26日,因该公司“踩雷”金杜律所,IPO进程又被中止,到了2月26日才恢复报送证监会。

此外,邱荣辉保荐的深圳市五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项目终止(撤回),江苏华灿电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IPO项目终止审查。可以说,中信建投上述两位保代也是“时运不济”。

一年蒸发2亿多净利润,业绩大变脸何故?

公开资料显示,紫晶存储全名为广东紫晶信息存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4月成立,主要从事光存储设备及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直接客户包括系统集成商、数据中心运营商、电信运营商等,最终应用于政府及企事业单位。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除了审计机构,紫晶存储董事温华生、独立董事王铁林、独立董事王煌也表示无法保证2021年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而对于2021年业绩下滑,紫晶存储自有说法,该公司解释道,一是报告期内,公司高毛利的光存储业务收入下滑,导致综合毛利率下降18.61%,毛利润同比减少9981.99万元;为开拓业务市场及加大研发投入,新增销售人员、管理人员和研发人员,职工薪酬等期间费用增加,三项期间费用合计同比增长4867.94万元。

二是公司于2022年3月14日公告:自查发现公司及子公司截至2022年3月10日定期存单违规质押担保余额合计3.73亿元。该违规担保事项导致报告期内计提预计负债1.26亿元,预计负债结转当期损益增加营业外支出1.26亿元,对当期报表的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三是基于谨慎性考虑,对一些由于账龄长、回款延迟或未按合同约定回款客户的应收账款按照100%单项计提增加信用减值准备8855.48万元,进一步导致当期的净利润减少。

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图为紫晶存储2019年至2021年业绩情况

实际上,紫晶存储的业绩变脸始于上市后披露的2020年年报。财联社记者粗略计算,就在上市前的2016年至2019年,紫晶存储营业收入年化增速达到35%,归母净利润的年化增速达到41%,2019年,紫晶存储归母净利润高达1.37亿元。不过到了2020年,紫晶存储尽管实现营业收入5.63亿元,同比增长8.97%,但归母净利润仅实现1.04亿元,同比下滑24.7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实现9835.43万元,同比下滑25.72%。

从2020年归母净利润实现1.04亿元到2021年亏损2.29亿元,紫晶存储的经营能力着实让人捏了一把冷汗。不仅如此,紫晶存储的产业地位也是堪忧。据悉,紫晶存储在2021年发生大额销售退回的情况,其中,珠海壁仞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深圳深汕特别合作区深慧发展有限公司销售退回冲减收入金额分别为5132.74万元、3349.28万元,不过,由于相关退货的协议尚未签订,上述存货尚未退回到紫晶存储的仓库。

至此,在5月5日最新一次的问询函中,上交所科创板公司管理部要求紫晶存储根据此前多次问询函的要求,加快推进违规担保事项的核查工作,并补充披露追溯调整2020年财报事项的原因、依据,说明相关业务是否具有真实商业背景和商业实质,以及补充披露退货的最新进展等。

时值当下,证监会的立案调查还在进行中,紫晶存储对此表示,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各项工作,严格按照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目前,该公司经营是否真实存在重大且尚未披露的问题,有待调查结果,但紫晶存储2022年一季报的亏损程度也是超预期。

紫晶存储一季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221.41万元,同比增长7.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0亿元,同比下滑1090.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3092.46万元,同比下滑538.03%。

股东减持完成,披星戴帽再跌停

财联社记者发现,基本面堪忧、负面风波不断,更是拖累紫晶存储股价一股狂泻。5月6日,紫晶存储一字跌停,收盘报7.39元,下跌20.02%,总市值仅剩14.07亿元。公司股价已跌破21.49元的发行价,目前破发程度还在逐渐加深。

伴随着股价一路下行,是紫晶存储股东的一路减持。5月5日晚间,紫晶存储最新披露公告称,公司股东达晨创联计划于2021年11月3日至2022年5月2日减持,当下减持计划时间区间已届满,在本次减持计划实施期间,达晨创联已累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903,81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

就在今年新年伊始,紫晶存储还发布公告称,两大创投机构计划减持公司股份总数的2%。公告显示,东证汉德和东证夏德因经营发展需要和投资等财务安排需要,拟在减持计划披露的减持期间内,合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380.76万股。

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图为紫晶存储股东东证汉德和东证夏德的减持计划

而另据记者不完全梳理,在2021年,紫晶存储至少被股东减持过5次。

保荐机构督导不力,两名保代其他IPO项目触礁在前

财联社记者翻阅证监会网站发现,当初紫晶存储上市就是一波三折,上会时,经历了5轮问询3轮反馈,其中,问题包括大客户是公司的参股公司,第一大供应商与客户关系不透明等等,可见,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及其保荐代表人,以及彼时中介机构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也是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公开资料显示,紫晶存储首次发行股份数量4759.61万股,上市募集资金总额为10.23亿元,募集资金净额为8.84亿元,虽然紫晶存储最终募集资金净额较原计划少3.26亿元,但还是给中信建投带去1.2亿元的保荐及承销费用。

这么艰难曲折的IPO上市之路,不难发现,担任紫晶存储IPO项目的两名保荐代表人也是能力过硬。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基本信息显示,刘能清与邱荣辉两名具有督导责任的保荐代表人均为中信建投的“老人”。

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图为中国证券业协会公示的保荐代表人刘能清的从业情况

刘能清2013年入职中信建投,执业岗位为一般证券业务,在2016年转岗为保荐代表人,并执业至今,在中信建投的工龄近九年;邱荣辉2008年入职中信建投,执业岗位同样是一般证券业务,在2012年同样转岗为保荐代表人,并执业至今,在中信建投的工龄已超过14年。在2020年2月紫晶存储发布的《紫晶存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科创板上市公告书(更正版)》中,可以进一步看到两位保荐代表人的工作履历:

刘能清,管理学硕士,现任中信建投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级副总裁,曾主持或参与的项目有:中矿资源、清源股份、光莆股份等公司IPO项目;证通电子、澳柯玛、山西证券、中兴通讯等非公开发行项目;崇达技术可转债项目以及瑞能股份等部分拟上市企业的改制、辅导和尽调工作。

邱荣辉,金融学硕士,现任中信建投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曾主持或参与的项目有:证通电子、翰宇药业、岭南园林、清源股份、光莆股份、博天环境等公司IPO项目,以及深圳机场可转债、证通电子非公开发行、拓日新能非公开发行、南京熊猫非公开发行、平潭发展非公开发行、中兴通讯非公开发行等再融资项目。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与公司相关责任人被罚,但紫晶存储的危机仍在发酵一样,尽管两名保荐代表人已被批评,但督导核查工作仍在继续。5月5日晚间,中信建投发布了最新核查意见,并表示对违规担保和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相关核查工作仍在开展过程当中。

版权声明:网址小助手 发表于 2022年5月7日 15:38。
转载请注明:上市刚2年就ST,紫晶存储或创最快退市纪录? | 贰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