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一季度NFT销售量萎靡:炒作热潮会退去吗?

近期,NFT市场数据和分析公司Non Fungible发布的2022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全球NFT市场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了销售量、活跃钱包数量(类似于活跃账户数量)、买家和卖家数量的同时萎靡。

对此,有声音认为NFT炒作的“虚火”即将退去,NFT市场的价格也将迎来下行。5月10日20点25分,贝壳财经记者登录OpenSea发现,在总价值排名前10的NFT项目中,过去7天里只有3个NFT总价格累计上涨,不过在过去24小时内,有7个NFT总价格上涨,且最高NFT的上涨幅度高达1392.28%。

“今年一季度NFT的交易量确实有所萎靡,但还是有一些火爆的NFT项目出现,如本意是调侃但意外走红的‘国产良心’,而且今年4月NFT市场又迎来了一波上升行情,虽然各类NFT产品的价格还没有到达去年高点,但经过价格的下跌,进场NFT的人数也变多了。”长期关注NFT的投资者少横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另一方面,不少争抢倒卖NFT‘白名单’的黄牛工作室也逐渐增多,导致市场不再像初期一样‘单纯’。”

第一季度全球NFT销售数量环比跌近五成4月交易量回暖

根据Non Fungible发布的报告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NFT的销售数量为744.75万,相比2021年第四季度的1404.07万下降了46.96%,其中买家数量环比下降30.91%,卖家数量环比下降15.61%,活跃钱包数量下降25.34%。

不过,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NFT交易总价按美元计为164.57亿美元,相比2021年第四季度的145.32亿美元增长13.25%,这说明NFT市场的总价值仍在上升。

2022年一季度NFT销售量萎靡:炒作热潮会退去吗?

对此,有NFT玩家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交易量萎靡是事实,“赚钱的都是头部的NFT。”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不少NFT的价格也随时间推移有所下跌,如在北京工作的罗小姐曾在冬奥会期间以33美元的价格购得史诗款冰墩墩NFT,该NFT在推出不久后,价格很快涨超1000美元,最高成交价甚至高至1888美元。不过,罗小姐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冬奥会的结束,这款NFT的成交价也一路下跌,目前已经跌至100至200美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NFT市场的首次“降温”。

据了解,2021年5月NFT市场已经经历过一波低迷。根据Non Fungible发布的《NFT市场2021年度报告》,加密艺术、NFT收藏品,以及元宇宙资产(NFT土地等)在去年5月NFT市场暴跌后,二级市场用户间亏损转卖交易激增,远高于盈利转卖交易。

根据《NFT市场2021年度报告》的数据,2021年玩家在交易中的总亏损为6.6亿美元,每个亏损个体并没有亏损太多,但大部分参与其中的玩家其实也没有赚到自己想要的第一桶金。

需要注意的是,不同机构对NFT交易量的统计口径也不同。如沙丘NFT数据分析加总了OpenSea、LooksRare等6个知名交易平台的数据,发现NFT的交易者数量从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一直呈震荡上行的走势,2022年一季度相比2021年四季度的交易人数总体来看有所提高。

此外,沙丘NFT数据分析显示,2022年4月上述平台交易数量总和为498.18万次,相比3月的345.44万次上升了44.22%。

对此,少横告诉贝壳财经记者,2021年第四季度NFT的玩家还不多,NFT本身处于牛市,同时当时也是比特币的最高点,而四季度后,NFT走势进入下行区间,“类似于股市震荡,度过该段行情后,进场NFT的人再度变多。”

截至北京时间5月10日20点25分,贝壳财经记者浏览OpenSea上的NFT项目排行榜发现,总价值排名前10的NFT项目中,7个NFT项目在过去24小时内价格上涨,涨幅在5.7%到1392.28%之间;不过,如果看过去7天的数据,涨跌势头恰好相反——7个NFT项目价格下跌,跌幅在9.76%至68.65%之间。

2022年一季度NFT销售量萎靡:炒作热潮会退去吗?

空投代币名人入场NFT再度火爆?

少横对记者表示,名人的入场效应是带动NFT在4月转暖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目前不少NFT早已脱离了普通投资者的购买力,以目前较为知名的无聊猿系列NFT为例,截至北京时间5月10日20点25分,该NFT项目总价值55.86万ETH,在过去24小时内价值上升5.7%,在过去7天内价值下跌48.09%。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无聊猿NFT的地板价是90ETH,即购买一枚最便宜的无聊猿NFT也需要约人民币146万元。

也许一季度NFT价格的下跌吸引了新晋投资者的入场,4月以来,不少国内企业或投资人高调进入NFT领域。

4月24日,李宁官方发布跟无聊猿编号#4102(NFT)达成合作,将打造“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系列产品;4月29日,地产企业绿地集团宣布购入无聊猿BAYC#8302作为其推出数字化战略的象征,这个NFT现在也是绿地集团官方推特的头像;4月30日,倍轻松宣布购入无聊猿BAYC#1365,并将推出“无聊猿健康俱乐部”。

4月30日,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以170ETH的价格(约合50万美元)买入了“BAYC#9279”序号无聊猿;5月1日,美图集团创始人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购入无聊猿BAYC#8848(NFT),OpenSea数据显示,蔡文胜的以太坊地址longling.eth以187ETH(约合56万美元)的价格买入;5月2日消息,LinkVC创始人林嘉鹏和同舟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了了分别购入一枚“无聊猿”NFT,加入了“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买家都选择购买无聊猿NFT,据了解,这与该NFT在今年3月17日的空投代币行为有一定关系。

3月12日,无聊猿发行方的母公司Yuga Labs收购了NFT知名IP“CryptoPunks”和“Meebits”,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NFT企业。3月17日,无聊猿官方宣布向持有无聊猿和无聊犬的用户空投代币,这部分空投的代币据乐观估计价值可达到10万美元,使得无聊猿又迎来一波炒作热潮。

对此,有声音认为,NFT市场的马太效应逐渐明显,头部NFT已经逐渐成为大型公司、职业投资人的专属品,而因价格波动受伤的往往还是普通投资者。

工作室泛滥NFT市场不再“纯粹”?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NFT知名度的日益提高和头部NFT产品频频炒出的高昂价格,NFT市场也衍生出了不少新问题。

如此前NFT平台Metaplex Candy Machine的交易活动中,不少买家试图使用脚本等技术手段赢得限量版NFT,导致该区块链瘫痪了七个小时。其中,Solana每秒受到600万次交易请求的冲击,最终内存被耗尽,区块链1730个节点中足够多的节点崩溃,导致没有足够的票数来批准新的区块。

NFT的火爆还催生出一个名为NFT白名单“工作室”的新兴“产业”。

少横解释称,一个NFT项目往往拥有自己的网站社区,而在NFT即将发行时,会从社区内筛选出一些人给予“白名单”(一般是5%到10%,也有20%的),白名单购买NFT的价格非常低。比如一个项目方公开售卖NFT要0.2ETH,白名单拿到NFT的价格只需要0.05ETH或0.02ETH。

“能够获得白名单的人选大多是社区的活跃人员,例如聊天等级达到11级,邀请人数超过15个,或者给社区出了绘画作品等。但由于白名单能够以较低价格购买到NFT,因此衍生出了一批专门抢白名单再进行售卖的工作室,这些工作室往往手握几百上千个账号,批量拿白名单再高价向市场出售。根据NFT项目的好坏,白名单的价格也不同,甚至一些白名单本身都能够卖到1到2个ETH。”少横表示。

对此,有NFT交易群的人员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白名单工作室去年到今年2月比较赚钱,现在则“差很多”,原因是不少NFT项目的白名单筛选条件日益苛刻,工作室之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

在少横看来,NFT白名单工作室的存在实际上并不利于NFT的发展,这是由于工作室拿到NFT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交易,还有可能把白名单名额卖得很贵,这就使得NFT市场没有以前“纯粹”了。

“2022年,通过NFT获利并不像2021年那样容易。”Non Fungible在报告中表示,“但请记住,这个市场是在2017年首次代币发行之后建立的,加密市场的波动非常有弹性,我们相信正在开启新的篇章。”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罗亦丹罗东骏

版权声明:网址小助手 发表于 2022年5月12日 15:35。
转载请注明:2022年一季度NFT销售量萎靡:炒作热潮会退去吗? | 贰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