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利近尾声却要扩产 热像科技业绩下滑大客户不稳定

《投资者网》侯书青

新冠疫情成为红外热成像行业难得的发展契机,热像科技也受益于此,近期更是加快了向主板市场冲刺的步伐。

热像科技成立于2011年,2015年1月在新三板挂牌。2020年11月公司拟上市科创板,后又转道寻求深交所主板上市。

但在2021年,热像科技的营收、净利润及体温筛查类产品的销量却出现了明显下滑,这也为热像科技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打了一个问号。

公司此次IPO拟募集资金4.04亿元,超过热像科技2021年2.2亿元的资产规模,计划扩充的5.2万台红外热像产品的产能能否被市场消化,疫情结束后是否将面临产能过剩,都是热像科技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此外,实控人与股东们在同行与大客户公司的任职经历、低于同行的研发费用率等,也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红利近尾声

疫情对热像科技业绩的拉动作用毋庸置疑。在2018-2019年,热像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065.60万元、7665.11万元,增速保持在30%左右。

随着疫情的到来,热像科技抓住机会迅速研发并生产了用于防疫的体温筛查产品,这为公司的业绩带来了大幅增长。

2020年全年,热像科技实现营收2.21亿元,同比增长188.5%,其中体温筛查产品的收入为8980万元,归母净利润从2019年的1851.1万元猛增至8341.39万元。

但到了2021年,热像科技的营业收入仅1.57亿元,同比减少28.73%,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62.61%。

在招股书中,热像科技称,体温筛查产品的收入波动是造成净利波动较大的主要原因。随着全球范围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市场需求可能已经处于下滑区间。更重要的是,体温筛查类产品不属于消耗品,市场需求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突飞猛进之后,换新需求并不迫切。

但在募资用途中,热像科技称计划将从4.04亿元中拿出3.14亿元用于热像仪生产基地、研发中心的建设,计划新增5.2万台红外热像产品产能。

热像科技新增的产能能否被市场消化?要知道,即便是在需求井喷的2020年,热像科技的实际产量也仅为1.26万台,产能利用率为119.23%。

虽然2020年热像科技出现了产能不足的情况,但在2021年,其营收与净利已经出现了显著下滑,疫情红利正在逐步走向谢幕。新增5.2万台产能将如何消化,是热像科技需要为市场解答的问题。

大客户不稳定

2020年,热像科技的业绩增长很快,其中海外销售增长明显,因为在这一年,公司迎来了一位来自美国的大客户:NTE Technology, LLC,(下称NTE)。

从时间线上看,NTE是热像科技的“天降金主”,2019年并未出现在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当年与热像科技的交易金额仅为46.3万元,但在2020年,NTE在热像科技采购了4510.93万元,一跃成为第一大客户。

招股书中,热像科技披露了NTE的股东信息,唯一股东名为尹伟奇。

尹伟奇原为热像科技二级子公司ZXF Laboratories, LLC (下称ZXF )的兼职经理,负责在美国地区的销售与技术支持工作。2018年底,热像科技注销ZXF,并由尹伟奇用自有资金出资设立NTE,继续在美国销售热像科技的产品。

曾经的兼职经理,就这样成为了2020年热像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也要求热像科技说明尹伟奇对NTE的出资来源是否来自其本人,及是否存在实质代持,以及热像科技注销自有美国销售渠道,将产品销售给NTE的合理性。

而随着海外疫情逐渐走向尾声,热像科技能否与NTE保持稳定的合作,也成为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热像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并不算稳定。

2019年,热像科技的第三到第五大客户与2018年相比全部发生了变动。到了2020年,NTE取代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客户,第四、第五大客户均是陌生面孔,其中第四大客户坚领电子也曾为热像科技的二级子公司。

重营销轻研发

热像科技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工业测温、教育科研等领域。实控人赵纪民曾在美国福禄克任销售主管,离职创立热像科技后,公司以经销商的身份进入行业。

与高德红外,大立科技、睿创微纳这些同行相比,热像科技的研发费用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9-2020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77万元、701.13万元和2042.28万元,研发费用率历年稳定在9%左右的水平,同期同行们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6.19%和13.2%。

对于以经销商的身份入局的热像科技而言,仍有许多关键技术需要“补课”。比如热成像产品的关键原材料——探测器,在2021年1-9月的原材料采购额中占比34.29%,历年来都是采购金额最高的原料。

而不同于能够自行生产探测器的大立科技和高德红外,热像科技并不具备自行生产探测器的能力。这也导致热像科技的采购结构与同行间有较大差异,公司主要通过向法国Lynred公司在中国的唯一指定分销商TIME WELL进行采购,报告期内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19.36万元、637.92万元和3251.53万元,采购金额逐年增加。

欧盟厂商对探测器存在出口管制,会根据不同国家和不同探测器的性能指标做不同的限制,境外采购的探测器或许将成为公司生产经营的变数之一。《投资者网》就此向公司求证是否将在探测器上倾注更多的研发资源,但未获回复。

热像科技的研发费用在同行中偏低,但销售费用率却领先行业,近三年销售费用分别为971.87万元、1305.45万元和2557.95万元,销售费用率超过行业平均值6-10个百分点。对此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费用率远高于可比公司与行业均值,主要是由于公司的产品不涉及军用,客户较为分散,故需要更多的人力及市场推广费用。

此外,对于较低的研发费用率,热像科技表示正集中资源投入在主要研发项目上,随着公司实力不断增强,将持续加强研发投入。对热像科技来说,面对疫情红利的逐渐消退,产能不足或许很快不再是问题,在后疫情时代,自身的技术优势,才是最坚固的护城河。而热像科技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增长曲线。(思维财经出品)■

版权声明:网址小助手 发表于 2022年5月13日 17:44。
转载请注明:红利近尾声却要扩产 热像科技业绩下滑大客户不稳定 | 贰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