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新闻 6个月前 15860261125
2,035 0 0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1.五一假期因强制员工加班而上热搜之后,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再被举报。有爆料人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其或涉嫌通过一系列壳公司,进行非法运营来逃避债务。

2.爆料人称,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通过壳公司恒通达远收购绿恒科技股权,只支付了首期价款30万元,拒不支付剩余交易款项。深圳国际仲裁院裁决后,绿恒科技申请了强制执行,但却发现恒通达远资产已被转移。

3.绿恒科技申请冻结了恒通达远持有的宝德科技13.11%的股权,然而在冻结期间,李瑞杰控制的速必拓却受让了这部分股权。在法院已经向宝德科技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李瑞杰控制的宝德科技竟也配合恒通达远与速必拓进行进行股权转让。

4.爆料人表示,速必拓吸收合并宝德科技目的是为了将宝德科技的资产重新“包装”一番在A股上市,其实都是同一套班底同一批人马。凤凰网《风暴眼》发现,爆料人所指或为李瑞杰控制的宝德计算机,该公司已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彼时速必拓吸收合并的宝德科技交易方多数已聚集到了宝德计算机。

——————

就在五一因强制员工加班而上热搜后,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在节后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表示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此番辞职后,李瑞杰仍将在中青宝任职,公告显示,其将担任公司战略发展部部长职位。中青宝董事长之位将由李瑞杰儿子李逸伦接任,李逸伦出生于1994年。

事实上,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已多次卷入舆论风波,不仅多次因实施暴力事件而受人侧目,还屡次蹭热点被深交所质疑。

近日,有爆料人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其或涉嫌通过一系列壳公司,进行非法运营来逃避债务。

到底发生了什么?

1、拒不支付全部股权转让价款

中青宝的前董事长李瑞杰生于1967年,为广东揭阳人,在考上南开大学后认识了妻子张云霞,毕业后辞去了月薪1000块的工作下海经商,于是有了“宝德系”,自此张云霞就与李瑞杰一同打造家族企业。

2004年,李瑞杰的老乡李伟波与其他几个股东成立了深圳市绿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绿恒科技”),出于同乡情谊,与李瑞杰保持着友好往来,此后持股了李瑞杰的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宝德科技”)。

2006年左右,李伟波向李瑞杰旗下另一家宝德系公司深圳市宝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宝德投资”)借款1000万元,并瞒着其他股东以绿恒科技的名义为其提供了担保。

到了2019年8月2日,李伟波又瞒着其他股东与与深圳市恒通达远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恒通达远”)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将绿恒科技持有的3.25%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宝德科技”)的股权转让给恒通达远,交易作价1973.44万元,宝德科技也是一家宝德系公司。

过了三天,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恒通达远向绿恒科技支付的转让价总额为3181.18万元,并于签署补充协议后七天内支付首笔转让价款400万元,之后绿恒科技配合将股权过户到恒通达远。

8月12日,双方再次签订了《补充协议一》,重申了3181.18万元的交易金额,但是对支付方式作出了改变,首笔转让价款降到了30万元,首笔款项支付完成后绿恒科技就需7天内配合恒通达远进行股权过户,过户完成后恒通达远再支付370万元。

另外,李伟波欠宝德投资的1000万元将从绿恒科技与恒通达远交易的3181.18万元中抵扣。值得一提的是,彼时李伟波还向一位李瑞鹏的自然人借了500万元,但这笔借款没有以绿恒科技的名义担保,却也在《补充协议一》中进行了抵扣,据悉,该自然人为李瑞杰的亲戚。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有绿恒科技内部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后期李伟波通过私刻公章等方式,以各种名义倾吞绿恒科技资产,公司无法正常经营的情况下,绿恒科技的其他股东便主动申请了清算,直到开始清算,才发现持有的宝德科技的股权已被转让。目前,绿恒科技的大股东李伟波已因职务侵占的罪名被公安机关拘押。

另一方面,对绿恒科技的其他股东来说,如果卖了宝德科技的股权能够回笼资金,那也不算一件坏事。然而,股东们发现,恒通达远只是宝德系旗下的一个壳公司,在2019年恒通达远向李伟波账户支付了30万元的首期款后,李伟波配合绿恒科技将股权过户给了恒通达远,至此恒通达远就不再支付任何款项。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因此,对于绿恒科技来说,就连30万元都没收到,万般无奈下,绿恒科技的其他股东于2020年5月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了仲裁申请与财产保全申请。

绿恒科技内部人员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从始至终恒通达远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陈竹阳都没有露面,而是由李瑞杰及其妻子张云霞操盘。

绿恒科技提供的《股份转让协议》的第11.2条连带责任中显示,李瑞杰与张云霞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包括上述《补充协议一》中李伟波与宝德投资的债务抵扣等细节也表明恒通达远与宝德系关系匪浅。

绿恒科技股东认为,恒通达远实际上是由李瑞杰夫妇控制的壳公司,与宝德系及中青宝系都是一个班底,目的就是利用壳公司进行非法运营来逃避债务。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从2019年双方开始接触到申请仲裁前,都是李瑞杰夫妇一方出面与绿恒科技交涉,直到仲裁,神秘的恒通达远大股东陈竹阳才露面。

最终,由于李伟波瞒着其他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一》,因此深圳国际仲裁院对李伟波个人债务抵扣不予支持,仍然裁决恒通达远向绿恒科技支付剩余款项。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与此同时,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根据绿恒科技的申请保全了恒通达远名下财产,包括冻结存款2.04万元及其持有的宝德科技13.11%的股权,期限分别为一年、三年。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2、或涉嫌非法转移被冻结的资产

此后,绿恒科技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然而吊诡的是,恒通达远本该被冻结的宝德科技13.11%的股权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了另一家公司,导致恒通达远除了被执行5.17万元外,再无其他资产可供执行。

上述受让了宝德科技13.11%股权的公司名叫深圳市速必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速必拓”),巧合的是,该公司同样是李瑞杰控制的公司。

就在恒通达远资产被冻结的当年末,速必拓受让了其13.11%的股权,转让价款为1.08亿元。恒通达远账户的资金流水显示,该笔款项于2020年12月30日到账,但随即就在当天下午分多笔又转至广州一家公司。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追索无门下,绿恒科技只得向法院申请追究恒通达远及其相关公司的法律责任,于是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相关线索移送至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处理。并且,因恒通达远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绿恒科技申请的强制执行程序只得“草草收场”。

事后,绿恒科技复盘与恒通达远的这起交易,认为宝德系存在违法行为。

在绿恒科技申请财产保全后,按照程序,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需要向北京中国证券登记中心(以下简称为“中登中心”)与宝德科技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当时,法院确实已向宝德科技送达通知书,但由于疫情原因,遗漏了中登中心的环节,使整个程序出现了“瑕疵”。

但由于法院已经向宝德科技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绿恒科技认为,在法院文书的约束下,宝德科技本不应该配合恒通达远进行进行股权转让。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然而,就在协助执行通知书下达没多久后,2020年10月20日,上市公司中青宝就发布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宝德科技的通知,速必拓与宝德科技签订《吸收合并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由速必拓以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吸收合并宝德科技。

吸收合并完成后,宝德控股直接持有中青宝7.27%的股份,通过速必拓间接持有中青宝12.44%的股份,宝德科技作为本次合并的被合并方将从香港联交所GEM退市并解散。

绿恒科技内部人员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此次速必拓吸收合并宝德科技是宝德系的惯用手法,目的是为了将宝德科技的资产重新“包装”一番在A股上市,其实都是同一套班底同一批人马。

3、运作资产“包装”上市?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速必拓与恒通达远的这笔交中,还有另外六家公司,大多都是宝德系成员之一,其中负责人的走向大多聚集到了宝德系旗下另一家公司宝德计算机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宝德计算机”)。

这六家公司分别是深圳市宝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宝德投资”)、曲水世纪龙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世纪龙翔”)、乌鲁木齐雅利安达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雅利安达”)、深圳市金博利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金博利通”)、深圳市嘉创联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嘉创联合”)、深圳市志正立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志正力达”),该六家公司与恒通达远合计持有宝德科技75%的股份。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六家公司除了世纪龙翔,均与宝德系有脱不开的关系。

首先,宝德投资是李瑞杰、张云霞夫妇全资控股的公司,持有宝德科技42.05%的股权。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而雅利安达的大股东姚静、金博利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马竹茂、志正力达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是宝德系成员之一,如今在李瑞杰控制的宝德计算机或其分公司中担任负责人等职务。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至于嘉创联合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许华英,则曾为马竹茂担任法人的深圳市和诚博创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并且,股权转让协议书显示,嘉创联合与金博利通的主要经营场所均在深圳市龙华新区观澜街道上坑社区观澜高新科技园宝德研发中心。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按照协议规定,速必拓以每股3.38元的价格,向交易方共支付6.16亿元,由于其中绝大多数都为宝德系公司之一,资金的流向或许仅仅是“左手倒右手”。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绿恒科技内部人员所指“包装”了原宝德科技资产、打算在A股上市的公司或许便是这家宝德计算机。

2021年下半年,国泰君安官网披露了《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宝德计算机系统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备案信息公示》,据披露,宝德计算机已于2021年9月29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事实上,早在2013年,李瑞杰就想运作宝德科技至A股上市。该年1月14日,宝德科技表示已接受财务顾问就其在A股上市所进行的辅导。此番,宝德计算机拟上市或许是“换汤不换药”。

对此,凤凰网《风暴眼》通过邮件联系了中青宝,截至发稿,中青宝并未回复,凤凰网《风暴眼》将持续跟踪。

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版权声明:15860261125 发表于 2022年5月29日 16:13。
转载请注明:注册壳公司逃避债务?中青宝前董事长李瑞杰被指非法运营 | 贰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